老婆是我读研时的学姐,她比我高一届。。。

老婆是我读研时的学姐,她比我高一届。我第一次见她,是研究生入学那天。

我一个历文院的学生,竟然分到了资环院的宿舍,第一晚,学院几个在研究生会做事的学长学姐,照例来宿舍慰问。我正在宿舍整理床铺,有人敲门,打开门一看,是个女生,她没有进来,就在门口简单和我聊了几句,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

过了几天,我去学院听课,那时候还没选导师,我在院门口,遇到了她,穿格子衬衫,背着书包,手里拿相机,正要去爬岳麓山,我问她,选哪个导师比较好。她说她的导师莫嗲人特别好,建议我去听莫师的课。莫师当时是院长,老教授,选的人比较多,我还是壮着胆子选了,最终也被莫师收入门下,老婆就成了我的同门师姐。

有一年多,我们关系仅仅是普通的同门关系,读研的时候,各有各的学业和生活,很难见几次面。老婆研三开学之初,被学校派到深圳一所中学去实习,原计划是一个学期,所以就带了很多行李过去。谁知刚实习一个月,过了国庆,深圳各个区的定点招聘开始了。老婆就中断了实习,开始各个城市跑招聘会,投了几次,相对还算顺利,在11月师大的定点招聘被录取了。既然如此,实习就没有再去了,压力也小了很多,就在培训机构做起了兼职。可是,沉重的行李还在深圳,她委托亲戚用邮政寄回了长沙。邮件到的时候,她并不在学校,正好上课去了。我给她签收的,一个包裹,足足有六十斤,里面有很多书籍。我不放心扔在宿舍楼下,给扛到了四楼,暂存在我的宿舍。下午她回校时候,我又从我的宿舍楼,扛到了她的宿舍楼,她住六楼,我歇了三趟。我郑重的对她说:“你要找个男朋友,这活应该你男朋友来干。”她怎么回复,我已经不记得了,后来想想,这恐怕是天意吧,这活本来就该我来干啊。

每年的三月开始,就到了培训机构中考、高考补习的旺季。老婆排了很多课,有时候忙的连饭都吃不上。我那时候也在培训机构做一些兼职,但课不多。闲暇之余,买了电饭锅,在宿舍搞饭菜吃。不要小看电饭锅,蒸煮炒炖样样能行。有一天快到了中午十二点,老婆终于下课了,正要坐公交回学校。我正准备在宿舍做饭,无意中和她聊了几句,问她吃饭了没有,她说没胃口,等会要晕车,我知道她有晕车的毛病,有一次我和她省图借书,就看出来了。于是,我问她想吃什么,我给她做,她根本就不信。我说肯定可以做到,你尽管开口。她说就想吃炒饭,不要肉不要蛋不要葱花,但是要放老干妈、火腿肠、玉米粒、胡萝卜、黄瓜、青豆。我说你回校后,直接到我宿舍来,你到的时候,我已经做好了。她还是不信,这可难不倒我,宿舍对面,就是师大菜市场,我赶紧跑过去,把材料买齐了,火速洗菜、切菜,插电烧油,炒饭加菜,等她到我宿舍的时候,刚刚好。做的有点多,我们一个人吃了一碗,还有剩,我自己觉得并不好吃,她说很好吃。

后来,我们经常一起去爬岳麓山,一起去逛街,两个人走到一起,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,在5月20号的前一天,我表白了,她并没有明确的回应我,我就当她答应了。那时候,她临近毕业,毕业后要去深圳,我还在长沙,她有顾虑也很正常。我说你放心,我毕业后也去深圳。

研三的时候,老婆已经工作了。我几乎每个月去一趟深圳,老婆放长假的时候,也会到长沙来看我,我倒是没有异地恋的感觉。过了一年,我也毕业了,到了深圳。

一转眼又快过了三年,在此期间,我们过着平淡的日子,两个人都做班主任,一起工作,一起生活,从来没有吵过架,生气的次数,也屈指可数。这三年,从物质条件上来说,我们在深圳有了立足之地。家庭生活方面,最重要、最幸福的是添了爱情的结晶,有了煊宝。老婆从怀孕到生产,再到带娃,让我不断的意识到,她是一位细致、坚强、高度自律的女性,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,今天是她第一次过母亲节,祝她每天都很快乐。

我记得有一次我终于鼓起勇气问老婆:“你什么时候看上我的?”

她想了想说:“是那天的一碗炒饭。”

作者:知乎用户( 特急教师 )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